熟时a

坚持要坚持

【丹邕】度身浪漫(多金金主X前金丝雀)chapter13

这章里星星有了不一样的浪漫与甜蜜气息

废柴牛奶:

13.


“看傻了?”姜丹尼尔见邕圣祐嗫嚅着嘴唇,半天没有反应,看眼手机,“电梯一会儿停了,先和我走。”


直眉楞眼的邕圣祐心中百感交集,许多话在这种情况下理应说出,却梗在喉中几波翻涌,面对这个从天而降的“惊喜”心中无数。姜丹尼尔望向自己的目光,让自己眼仁的视线都慢了几拍。


不是比赛时宿醉而醒的震怒质疑,不是三年内在他家中的避嫌冷漠,不是再次相遇的审视打量。


他的眼中似有温情,深深浅浅时隐时现,邕圣祐不敢去细究确认,心中差些干涸的情感因他眼中的湿润默默重生,没有破土而出的疼痛与声势浩大的阵势,与想象中的宏大诗篇,着实太过默然,也不失温柔的力量。曾经以为那些根深蒂固的麻木、可望而不可即的惬意,通通被其中携着而来的向往美好而打散,没有深思熟虑,也没有左右为难。


顺其自然地,同姜丹尼尔离开身后漆黑的大厦,坐在他的车内。直到引擎的声音如此真实地在耳边响起,邕圣祐短暂抽离的魂才归了位。


“你怎么来了?”这个问题问得实在过于滞后,连邕圣祐自己问起来都心虚不已。


把人“骗”走的姜丹尼尔属于突发行为,没有明确目的地的他沿着街边缓慢行驶:“给你过生日,顺便祝贺你转正。”


邕圣祐意识到刚刚的问题不够明确,应该是自己的思维还有些涣散:“你怎么知道今天是我的生日。”


姜丹尼尔有些难看,猫咪奶茶是不合时宜被公开的秘密,只好厚着脸皮说谎,好在这不是一个值得人害臊的事情,姜丹尼尔面不改色:“毕竟我们在一起三年。”


“敢成那三年你都装不知道呢。”邕圣祐轻笑一声,语气不是责备,反倒像朋友间的调侃。


姜丹尼尔绞尽脑汁想要圆过这件事,邕圣祐开口道:“不过谢谢你。”


姜丹尼尔不动声色地挑了挑眉毛:“想去哪儿?”


“不知道。”邕圣祐兀自考虑许久,得不出一个合适的结论,“本来只想回家的。”


一句话而已,是邕圣祐对姜丹尼尔从未有过的语气,是邕圣祐自己都没有意识到的委屈与不甘心,姜丹尼尔想到橘子汽水的主页中许多关于星空的照片,将车停在路边,扭过身子看着他:“你想看星星吗?”


邕圣祐习惯性地抬头看夜空,繁星被密雾遮挡,见不到些许光亮,失笑道:“哪里有星星,你要是说什么眼里有星星的俗烂梗,还不如让我回家休息。”


“那我的蛋糕不是白买了?不会让你失望的。”


姜丹尼尔得知生日一事后,便匆忙赶到附近的蛋糕店,临近关门,没有预约,难上加难,站在路边的姜丹尼尔抱着最后的希望给几家合作过的甜品店打电话,所幸有一家余下一块蛋糕,虽说样式普通,但好在仪式感是有了。


晚上九点半,姜丹尼尔跨过半个城市去取一个得之不易的蛋糕,掐着时间,十一点准时出现在邕圣祐的面前。


 


姜丹尼尔将车停在Kdan门口时,邕圣祐满眼疑惑地与他下车,正在打瞌睡的保安看见姜丹尼尔后,不可置信地揉了揉眼睛,待两个人已经走进电梯,保安才意识到刚刚那个提着蛋糕的人真的是自家老板。


邕圣祐看着电梯上的数字是姜丹尼尔办公室所在楼层,不解更甚:“你不会是想让我看你加班吧?”


“我那么不近人情?”姜丹尼尔反问他,邕圣祐自然不答,可惜微微抿住的唇角出卖他的内心,姜丹尼尔眼尾一扫,自知令他对自己改观并非一朝一夕的事,电梯门恰好打开,“到了。”


糊里糊涂的邕圣祐难得听话地跟在姜丹尼尔身后,姜丹尼尔人高,走路步伐也大,但这次却走得较平常慢上一些,邕圣祐见他右手拎的蛋糕盒子,几乎避免手臂的摆动弧度,生怕将蛋糕撞花。


邕圣祐想要令他随意一些,可见他难得小心翼翼的样子,始终没有开口,反倒自己也慢下脚步,配合姜丹尼尔的节奏。


将心比心,既然是好心一腔,何苦要用冷言冷语来辜负。


 


“你是除了我,第一个看过这里的人。”姜丹尼尔推开走廊尽头处的门,“这里有你想看的星空。”


邕圣祐只当他在开玩笑,依旧配合他走进好似秘密空间的房间,原以为是几扇落地窗,姜丹尼尔打开灯后,邕圣祐惊讶到哑然。


眼前的一幕是星空,是一片人造的星空。


半椭圆球体天目上铺设近千个模拟光源,在精心计算的角度放置反射镜,地面上的镜像倒影安然拢住一方静谧,将一个缩小的北半球星空分布呈现在邕圣祐面前。


“这是一次实验,我设计的新一季度服装与星空有关,便想做一个人造星空秀场。”姜丹尼尔放好蛋糕,走到邕圣祐身边,“据说有超过六成人没有见过银河系,他们对宇宙的幻想仅仅停留在书和影像上,所以说,我们很幸运,虽然这里很小,但你可以当做是银河系的一角。”


“并且。”姜丹尼尔将遥控装置递给邕圣祐,“它今晚属于你,是邕圣祐的星空。”


不知是寥寥灯光有些刺眼,还是雨季令人像黏了水一样,邕圣祐觉得眼角酸涩到潮湿,怕姜丹尼尔有所察觉,下意识地低下头,佯装若无其事状:“谢谢。”


姜丹尼尔在等保安将打火机送上来,没有注意邕圣祐挤在声音若有若无的踟躇与感动:“里面没有完全装修好,但粗略地看一看还是有意思的。”


邕圣祐觉得眼睛快要挂不住,错开脚步向里面走。


与其他设计师不同,姜丹尼尔没有艺术家的“自恋”,里面挂的作品大部分都是名画的仿制品,极少有他自己的设计图。


姜丹尼尔应该极爱欧洲中世纪的画作,邕圣祐看到一副眼熟的作品,停下脚步,姜丹尼尔将点好蜡烛的蛋糕拿来:“这是波……”


“波提切利的春,我知道。”邕圣祐抢先替他说完,“我很喜欢。”


“是吗?可惜只能在佛罗伦萨乌菲齐博物馆看见原画了,这也是一个对我而言,很重要的画。”姜丹尼尔瞥见钟表的分针即将指向12,拍了拍邕圣祐的肩膀,“快十二点了,快许愿。”


仓促准备的蛋糕连蜡烛都只有一根,邕圣祐不在意这些显而易见的简单,像是回到懵懂的幼年时期,虔诚地双手合十,在心中默念珍贵而又未知的愿望,去向不曾现身的神明,正正当当地许愿。


星光落在邕圣祐的身上,姜丹尼尔差些觉得他宛如画作中对上帝祈愿的天使,头顶漫天星光,灼灼烛火在他笔挺的鼻梁处弯绕,令一旁默默无声观测的自己都感受心中一片柔软。


无言无语之中,他在注视,在珍惜,还有那么一些不为人知的怦然心动。


这场一开始定义的捕猎游戏渐渐偏离原定脚本,邕圣祐吹灭蜡烛后抬眼看他时,姜丹尼尔慢慢收回心思,掩饰自己转瞬即逝的慌乱:“你许的什么愿望?”


“秘密。”邕圣祐切好蛋糕,递给他一块,“凌晨零点的蛋糕,挺有意义的。”


“可能味道比较一般。”姜丹尼尔尝了一口,挑剔的味蕾果不其然对这种剩下的残次品产生抗拒,“好吧,不是可能。”


蛋糕的味道并不是上乘,邕圣祐一口吞掉,替它辩解:“明明很好吃。”


他的声音令人莫名觉得可信,姜丹尼尔在他的注视下又尝一口,浓郁的奶香与水果的酸甜浓浓交织在一起,爆发在他的唇齿之间。


明明味道浓腻,令人不喜,却被邕圣祐的笑容中和,姜丹尼尔不由自主地口是心非:“恩,很好吃。”


邕圣祐因他的举动偏过头偷笑出声,姜丹尼尔装作视而不见,只是感慨:“这是我第一次陪人单独过生日。”


邕圣祐不由吃惊,他想问难道姜丹尼尔没有陪过李宰泽?内心猛然冒出一个声音,让自己噤声,不要提及李宰泽这三个字。


深陷沼泽一般的挣扎,不由得让自己的目光定格在姜丹尼尔身上,来反思这个想法是否过于荒唐,姜丹尼尔察觉到他的视线,没有责备的意思,静静地回望着他,隐隐地令人酥麻。


两个人似乎都有话要说,却又默契地享受星空之下的宁静,毫无由来的眼神交汇之际,没有换来本以为的躲闪,像一整卷胶片相机,分秒不停地记录对方的表情。


姜丹尼尔的嘴唇微动,不想再在对视中试探地浅尝辄止,还未等他开口,放在桌上的手机不通时宜地响起,他与邕圣祐的视线不约而同地向下,上面显示明晃晃的三个字。


李宰泽。


姜丹尼尔极少迟疑,他想要按断这通电话,却也清楚,这个举动无法再令他们重新邂逅刚刚揉碎在空气中的心知澎湃。但一旦接起,似乎他们的关系又重新恢复到茫茫雾海。


“看来找你有事呢。”


先开口的还是邕圣祐,他安静地走到一边吃着已经走形的蛋糕,叉子将绵软的蛋糕戳得千疮百孔,姜丹尼尔只好滑动手机接听。


“你不在家吗?”


“恩。”明明知道除非耳语,邕圣祐一定会听到这通对话,但依旧压低声音,“什么事?”


“你在哪儿呢?”


“公司。”姜丹尼尔走到角落,当着邕圣祐的面说谎,“要加班,先挂了。”


不等李宰泽追问,姜丹尼尔结束对话,将手机调为勿扰模式,想继续延续即将溢出胸腔的氛围,而邕圣祐已经放下蛋糕,眼中恢复以往的清亮:“时间差不多了,也该回去了。”


姜丹尼尔向来不擅长挽留,李宰泽的电话更是一棒重锤,震得他想不出那些听起来客观的主观借口,只好送他回家。


行驶的速度再慢,也在邕圣祐的公寓下写下终点二字,邕圣祐的手放在车门上时,回过头:“我发现从某种程度上而言,你是一个很可靠的朋友。”


没等姜丹尼尔回答,邕圣祐已经下车,在车窗外与他挥挥手同他道别。


 


朋友。


这两个字在人类的交际学中显得十分不明,酒桌上划拳吃肉的人可以叫朋友,几次偶遇表面打过交道的人可以叫朋友,夜晚推心置腹的人也可以叫朋友,朋友有多种,邕圣祐没有继续解释,便戛然而止这段对话。


姜丹尼尔坐在车里,看着邕圣祐坐过的位置。


心知肚明,他想要的,绝不是朋友二字就可以概括的关系。


 


回到家中的邕圣祐扑倒在沙发上,他跑得太快了,不,是逃得太快了,快到他的心跳频率都开始不规律。


逃姜丹尼尔的视线,还是逃自己的内心,邕圣祐站在分叉口,明知正确的选项,依旧犹豫不决。


曾在一个瞬间,他有过渴望,有过期待,哪怕即将败兴而归,他都有向之奔赴绝不回头的勇气,不再精打细算自己的情绪。


可惜,也仅仅是一瞬间而已。


那通电话令邕圣祐在迷失当中寻回谨慎小心的自己,他没有资格参与其中,从一开始,他就是以局外人的身份,暂时在姜丹尼尔与李宰泽的戏中扮演满口谎言的角色。


他耻于去做旁人口中的的第三者,他与他们的瓜葛应当在合约结束后便一刀两断,想要徐徐展开的内心,不应再坦露给姜丹尼尔。


感情无论明暗,在内心滋生时都应被浇灌,被呵护,但邕圣祐隐晦不明的感情却扎根在心房最深处,每每萌芽,便痛得他撕心裂肺。


把头埋在沙发中的邕圣祐想要一声怒吼来平息内心的火焰,可他张开嘴,却哑口无声。


有什么资格呢?


一个被包养过的金丝雀,有什么资格光明正大地向它的投食者示爱。


命运在暗中的安排,都是水到渠成的伏笔,既然一开始就被命名为故事外的人,邕圣祐何来底气去抢夺上帝手中的笔,篡改定好的结局。


那一句朋友,他笃定的语气,通通都是为了麻痹快要缴械投降的自己。


 


长叹一口气的邕圣祐打开社交软件,有气无力地发送一条动态——“人类这种动物不适合一起看星星。”


猫咪奶茶回复得很快:“为什么?”


邕圣祐苦笑:“因为太容易对身边的人动心。”


 


姜丹尼尔一脚刹车下去,差点撞自家车库门上。






==============


作者有话要说:


好紧张啊,我的天T T

暗恋

大概是

在图书馆偶然遇见了他

聊了几句话

就在回宿舍的路上

一直傻笑

结束

暗恋

大概就是

还没开始就失恋的感觉

【免费试用】拥有它就拥有整个宇宙,晚安宇宙手帐送给你

kinbor:

参加免费试用活动,可直接拉至文末~






kinbor联合LOFTER,邀请了治愈系插画家 @lost7 一起做了一本“晚安·宇宙”手帐本,和“晚安大家庭”一起守护你的晚安后小世界。




晚安·宇宙 领券限时折扣 点击购买>>晚安宇宙




【产品介绍】



  • 手帐本以纺织布为书衣材料,贴心的卡插、插笔位、书签都精致而细腻,封面刺绣是可爱又迷人的宇航员、玫瑰和星空。


  • 内页采用80g书写纸,不易渗墨,钢笔也能轻松hold住。





【心动亮点】


手帐本上的刺绣星星和英文字母good night采用独特夜光工艺,在黑暗里闪闪发光,带你找寻属于你的那朵玫瑰。






福利来啦~晚安·宇宙手帐本 最后一波免费试用!!!




【参与方式】 关注“kinbor”并给这篇文章点赞,然后转载或推荐本文即参与成功啦。kk会在推荐或转载本文的用户中抽取10位幸运儿试用。


【试用申请时间】7月15日—7月20日


【试用者名单公布】我们将于活动结束后,发文公布成功申请试用者的名单并私信通知


【试用反馈】幸运儿们收到产品并试用后,请晒出您美美哒的试用感受并加上标签


#kinbor手帐人生# 




kinbor X LOFTER “晚安宇宙手帐本”也已同步在kinbor天猫旗舰店销售


限时折扣 点击此处>>晚安·宇宙马上购买吧~




复制淘口令 €xUBcbamM8Ev€ 后打开手机淘宝也可以噢(。・∀・)ノ゙



暗恋

大概是

我对你的欲望越来越深

想抱你

想牵你

想一直看着你

暗恋

我有

多么

多么

多么

想让你知道

我喜欢你

就有

多么

多么

多么

不想让你知道

我喜欢你